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快乐8 500期走势

追逐溫和的“海洋巨人”,你對它有多少了解?

發布時間: 2019-04-06 05:23:09   來源:歐洲時報英國版 作者:申忻 編譯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申忻編譯】它們的體型比倫敦公交車還長,體重有兩輛公交車重,因為性格友好,它們被稱為海里的拉布拉多犬。然而,我們為什么對這個海中體型最大的魚類知之甚少?在《藍色星球》以它們為主角拍攝紀錄片前,本文作者加入了環保主義者的行列,來到馬達加斯加海岸,追逐這些溫和的“海洋巨人”。

圖為馬來西亞婆羅洲海域里的鯨鯊。(圖片來源:Natural World Safaris網站

追鯊活動開始 過程令人興奮不已

“準備!準備!”我們船長大喊著,“那邊!那邊!在右邊!”接著,我們帶上腳蹼和氧氣罩,開始下潛,我很快就從船的尾部滑入水中。剛開始幾秒,我們除了泡泡什么也看不見。后來,視線開始清晰,我們發現一條巨大的鯨鯊朝我們游來。這條鯨鯊頭部扁平,長著一張足有一碼寬的嘴。我們趕緊向后游來避開他,但是,這頭巨型海洋生物壓根就沒瞧見我們。他從我們身邊滑走了,足足有18英尺長。我們趕緊掉頭追著它。

接下來的幾分鐘簡直棒極了,令人十分興奮,難以忘記。鯨鯊平靜地游在被太陽光折射的清澈的藍色海水中。我們離它那么近,看到了它小小的黑眼睛,以及眼睛后面的小洞,還看見它那層層疊疊的鰓,和從它背上延伸下來平行的尖脊。數百個白色的圓圈分散在它的頭上,并沿著它那巨大的藍灰色身體呈幾何線分布。

它像皇室成員一樣帶著隨從。黃色和黑色條紋的小飛魚在它前面游著,乘著它蕩漾開的波浪。瘦骨嶙峋的白蘇克魚蜷縮在它的胸鰭后面,有些像維可牢尼龍搭扣一樣貼在它的皮膚上。其它的魚,比如軍曹魚和杰克魚,也跟著它,希望它能幫助自己找到食物。

我們當時都看呆了,感到深深的敬畏,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身邊掠過了一群小小的、紫色的環狀水母。接著,鯨鯊甩了甩它有力的尾巴,開始向深處潛去。他越潛越深,直到我們只能看到它頭上的那只白色的胭脂魚。最后,它們都消失到大海黑暗的深處。

此次追鯊活動結束了。我們興奮地游回了船上,此時,亞瑟·吉耶曼·代雄(Arthur Guillemaind' Echon)已經開始在附近海域搜索其他鯨鯊的跡象,吉耶曼·代雄是一名法國人,他經營著一個觀鯨和鯨鯊的公司,公司名為Les Baleines Rand'eau。

過度捕撈等原因導致鯨鯊數量下降

在太陽的炙烤下,我們身上很快就干了。在遙遠的南方,穿過漣漪的大海,我們可以看到馬達加斯加大陸多山的輪廓。還有許多其他小型、多山,且有大片森林覆蓋的小島點綴在水面上。另外,海面上還有不少像大型鯊魚鰭一樣的白色三角帆船,以及無數漁民用木頭做的小獨木舟,這些獨木舟支架粗糙,裝著五顏六色的自制船帆。遠處,我們的馬達加斯加觀測者看到一群白色燕鷗俯沖入水中,于是,我們再次加速前進。數百條金槍魚跳躍著追逐誘餌魚。代雄降慢船的行駛速度,并觀察著這片歡騰的海域。他看到水面下有一個灰色的龐然大物,于是他開船尾隨著。“準備!”他喊到。在那日早晨,我們滑入印度洋溫暖的海水中,與鯨鯊進行第六次令人興奮的邂逅。雖然身為游客們,但也與大家共同努力,積極參與拯救這些瀕臨滅絕的非凡生物。鯨鯊因其體型而得名,它們在BBC紀錄片《藍色星球2》中擔任主角而引起了人們的廣泛想象。它們是世界上迄今已來最大的魚類。它們比其它鯨魚都要大,甚至比早就滅絕的巨齒鯊還大,這些巨齒鯊曾經以鯨魚為食。一頭成年的鯨鯊很容易長到20噸重,體長可達40英尺——相當于一輛公共汽車的長度。據稱,史上最長的鯨鯊有65英尺長,而最重的有42噸。鯨鯊也是瀕臨滅絕的物種,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由于過度捕撈和刺網的使用,以及人們對魚翅湯的喜愛,它們的數量已減少了一半左右。

探尋發現更多鯨鯊

2007年,一些西方科學家首次在貝島(Nosy Be,屬于馬達加斯加的島嶼)附近相對較淺、營養豐富的水域發現了鯨鯊的存在,但政治動蕩阻礙了進一步的研究,直到華威大學畢業生、比利時年輕的自然保護生物學家斯特拉·戴曼特(Stella Diamant)于2014年造訪了貝島。她發現,這里的鯨鯊比人們認為的多得多。“它們大極了,而且也美極了。這些生物仍然存在,這著實讓我大吃一驚。”她說。現年29歲的戴曼特聯系了西蒙·皮爾斯(Simon Pierce)。皮爾斯出生于新西蘭,是海洋巨型動物基金會(Marine Megafauna Foundation)的負責人,也是研究鯨鯊的權威人士,皮爾斯同意監督一個研究項目。(戴曼特和貝島的鯨鯊都將出現在BBC即將播出的紀錄片《藍色星球直播》中。)在2016年,從9月中旬開始的3個月里便發現了85條鯨鯊,這些鯨鯊在以貝島附近的小魚群為食(每條鯨鯊都有自己獨特的標記)。2017年,她更是發現了115條鯨鯊。而到了2018年,在Les Baleines Rand'eau公司的幫助下,她發現的鯨鯊不止280條。

“我十分震驚。這意味著這里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熱點。”我們和代雄探險結束3天后,當皮爾斯和我從貝島出發乘坐著一艘雙體船一路向北時,他如是說道。皮爾斯說,世界上這樣的地方已經所剩無幾,能和鯨鯊一起游泳的冒險游客更是少之又少。

接下來的兩天里,皮爾斯、戴曼特和我航行到40英里外的米特西奧群島,想看看那里是否有更多的鯨鯊在覓食。這是一次難忘的航行。我們看到了飛魚、旗魚、海豚、豹鯊、蝠鲼和一對大村鯨——這個物種非常罕見,直到2003年才被正式承認。我們看到兩頭座頭鯨破浪而游,噴涌而出,還興致勃勃地用尾巴拍打著水面。我們的船員抓到了梭魚和鯖魚,它們從水里被撈出來不到1個小時,我們便把它們用酸橘汁腌了,烤著吃了。

我們還到訪了一個茅草屋式的漁村,那里沒有電,也沒有自來水,只能乘船前往。后來,我們在一個熱帶島嶼的岸邊停了下來,那里的海灘是由碧綠的海水沖刷而成的純白沙灘。之后,我們看到一個巨大的懸崖,不禁對其贊嘆不已,它垂直的玄武巖柱被稱為“風琴管”,其雄偉程度完全蓋過了北愛爾蘭的巨人之路。

人們對鯨鯊知之甚少

雖然我們并沒看到鯨鯊,但是從皮爾斯和戴曼特身上我學會了很多有關這種偉大生物的知識。或更準確地說,我了解到人們對它們知之甚少。

每年兩到三個月捕食期,在貝島以及世界其他沿海熱點地區,只能看到30歲以下的雄性幼鯊。一年剩下的這些時間它們去了哪里,還有,雌性和雄性成年鯨鯊在哪里安家都是個謎。不過,最大的可能是它們生活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遠海。“雖然它們是海里最大的魚類,但是海洋更為廣闊。”戴曼特說,她正在給其中一些鯨鯊打上標簽,試圖找出更多的信息。

我們知道它們比其他任何魚類潛得都深,那條被標記的鯨鯊能潛到6324英尺深,但沒有人知道為什么。它們以浮游生物和小魚為食,鯨鯊通過嘴巴和鰓吞下并過濾大量的水來捕捉小魚,但在那么深的地方幾乎沒有食物。我們不知道它們是如何繁殖的,盡管雄性有兩個“抱握器”或陰莖。沒人見過鯨鯊交配或是生育。只有1995年在臺灣的時候,有人意外捕獲了一只懷孕的鯨鯊。它體內至少有304只幼崽。一些還處于胚胎狀態,另一些則在她的子宮里自由地孵化和游動。

加拉帕戈斯群島(Galápagos Islands,屬于厄瓜多爾)是唯一發現成年鯨鯊的地方,直到最近科學家們才相信那里是雌性鯨鯊產卵的地方——《藍色星球》上也重復了這一說法。但是,去年,皮爾斯和一組研究人員對那里的一些明顯懷孕的鯨鯊進行了超聲波測試,發現它們根本沒有懷孕。

我們不知道鯨鯊的生存年齡——估計從70歲到130歲不等。我們也不清楚海洋中還生存著多少條鯨鯊。“我想說的是幾萬而不是幾十萬條。”皮爾斯說。對此缺乏了解的一個原因是,死鯨鯊不像鯨魚那樣被沖到海灘上,由于它們沒有鯨脂,故會毫無蹤跡地沉入海底。

我們所知道的為數不多的事情之一是,它們的皮膚幾乎有4英寸厚,只殘留著很小的牙齒,且彼此之間不交流。盡管它們隱藏著很大的能力和力量,但是它們卻非常溫和——不像鯊魚家族的其他成員。這不可避免地使它們成為吸引游客的磁石。

管理得當的旅游業可保護鯨鯊

“它們令人著迷。”戴曼特說。她認為貝島的每頭鯨鯊都有自己的個性,所以給他們一一取了名字。“有些鯨鯊很害羞,有些鯨鯊很好奇,有些鯨鯊則漠不關心。”

皮爾斯稱它們為“海中的拉布拉多犬”。“沒有其他這種大小的動物,你可以在沒有訓練的情況下安全地與之互動。”他說,“它們不僅安靜,而且非常可愛。每個人都可以是鯨鯊的大使。它改變了人們的生活。”

一直以來,貝島因為其氣候、海灘、珊瑚礁、潛水、賞鯨和深海捕魚吸引著歐洲游客。他們來Lokobe自然保護區看狐猴、蟒蛇、壁虎和變色龍(我直直地盯著樹干上一只6英寸長的葉尾壁虎,差點沒有看到它,它的偽裝是如此完美)。

游客來這里既是為了與帥氣、友好的馬達加斯加人放松地共處,也為了享受茂盛的植被。一切都生長在所謂的“香水島上”:菠蘿、番石榴、芒果、酸橙、荔枝、可可、菠蘿蜜、香草、香蕉、辣椒、蘭花和異國情調的依蘭樹。

現在,越來越多的游客來這里和貝島新發現的鯨鯊一起游泳。馬達加斯加人根據鯨鯊背上的記號將這種魚稱為marokintana(“許多星星”)。

3年前,只有幾家運營商向游客提供了這樣的機會。但是如今,這樣的運營商有15家,半日游只需50歐元,包括在海邊小屋吃一頓傳統午餐,游玩最后還有機會在巨大的綠海龜身上潛泳,這些綠海龜像牛一樣在海底吃海床雜草。好幾家國際航空公司最近開通了飛往貝島的直飛航班,以避開馬達加斯加混亂的首都塔那那利佛。

正常情況下,這樣的人潮會讓自然資源保護主義者感到恐慌。旅游業往往破壞了它賴以為生的自然奇觀。但令人高興的是,皮爾斯和戴曼特堅持認為,對貝島的鯨鯊來說,情況恰恰相反。他們認為,管理得當的旅游業為保護貝島稀有而無價的巨型魚類聚集地提供了無限的希望。他們希望通過為這個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建造酒店、餐館、船主和導游創造收入,讓當地人相信鯨鯊活著比死了更有價值。

“旅游業為保護和管理創造了經濟激勵機制。這對保護鯨鯊非常有效。這是一個在世界范圍內價值1億美元的產業,它為保護物種提供了一個明確的理由。”皮爾斯坦言。“旅游業只有在失控時才會構成威脅。”戴曼特說。她努力說服經營者采用嚴格的行為準則。這項準則限制了能夠接近鯨鯊的船只和游泳者的數量,禁止游泳者觸碰它們或讓船只冒險靠近鯨鯊,并禁止所有閃光攝影。

更多威脅來自海洋石油開采

鯨鯊賴以為生的魚類資源正在遭到破壞,它們在貝島遷徙途中還有可能被捕魚船的漁網纏住或被螺旋槳捕獲。已經有多達40%的貝島鯨鯊,以及70%更廣泛的海洋生物物種,都有螺旋槳造成的傷疤——有些傷疤相當可怕。

在一個政府高度不穩定、環保記錄糟糕的國家里,更多的威脅來自于在海洋地區石油開采,以及在附近開礦的提議。毫無疑問,這些企業的利潤不會惠及當地社區。

皮爾斯說,和其他許多瀕危物種一樣,現在需要爭分奪秒地拯救貝島的大鯨鯊,以及更廣闊的世界。

“鯨鯊從未處于如此糟糕的狀態。”皮爾斯警告說,“鯨鯊正處于一個臨界點。它們可能會滅絕,在我有生之年,我們便可能會失去這種有史以來最大的魚類。但如果我們能阻止人們殺害他們,并為他們的存在創造自豪感,我們認為鯨鯊還是能夠繁衍生存下去。”

(《歐洲時報》英國版與《英國電訊報》聯合專版;本文作者:Martin Fletcher;編譯:申忻)

(編輯:秋憶)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