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快乐8 500期走势

西班牙政府重拳布局科創 創客們將迎來何種機遇?

發布時間: 2019-03-23 03:30:32   來源:歐洲時報西班牙版 作者:林碧燕、沐泓、邵依妮 瀏覽次數: 評論:0

不少科技企業將總部設在了馬德里自治區的阿爾科文達斯市(Alcobendas)。圖為位于阿爾科文達斯市的一家數碼打印企業。(圖片來源: 歐洲時報特約記者孔慶銳 攝)

【歐洲時報記者林碧燕、沐泓、邵依妮報道】世界移動通信大會近日制作的《2019年創業生態環境概況》分析稱,西班牙將繼續成為受創業者歡迎的目的地,與此同時,西班牙政府也已發布了該國的人工智能發展戰略……西媒稱,在科技創新方面,西班牙能夠吸引充足的投資和豐富的人才。在此背景下,創客們在西班牙將迎來怎樣的機遇?

?創客故事

為網絡安全“保駕” 西班牙創客給企業造“眼睛”

在西班牙,科技初創的成功往往離不開敏銳的商業嗅覺。在這個黑客橫行的時代,做系統維護的公司很多,但大多數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鞏固防御系統、在發現漏洞或被侵入后進行修復。就在這個時候,西班牙計算機安全服務系統Blueliv的創始人丹尼爾·索利斯(Daniel Solís)從中發現了商機,認為是時候改變傳統的網絡安全維護手段,從“被動挨打”轉變成主動出擊,將網絡攻擊扼殺在搖籃里,他的創業故事從這里開始了……

?敢于創新:“我們就是企業在互聯網上的眼睛”

Bit Life傳媒網報道,在這一靈感的激發下,Blueliv公司于2009年應運而生,被世界四大通信運營商DT、 Singtel、Orange和Telefónica評為全球五大“信息通信技術初創公司”(startups TIC)之一。

在這一領域有20多年經驗的索利斯,在好幾年前就意識到網絡安全系統改革的重要性。傳統的網絡維護方式可簡單總結為:你攻擊我,我保護自己。

對此,他表示:“傳統的網絡安全措施是必要的,但還不足夠。他們只是建立了防火墻,但是卻沒有關注墻外所發生的事情。于是,壞人就會研發新技術并攻擊他們。”

發現這一行業的“漏洞”后,索利斯就開始琢磨如何將其“補上”,并探索出了“反間計”這一殺手锏。他表示,與其在被攻擊后修復系統,不如搶先一步,主動去尋找網絡犯罪分子,監視他們以了解他們的動向。當描述其系統時,索利斯如此定義:“我們就是企業在互聯網上的眼睛,我們尋找另一種做事方式。”

?緊跟時代潮流:分享與合作至關重要

當今社會,一切瞬息萬變,尤其是在科技領域,因此,緊跟時代潮流也是這位西班牙創客成功的關鍵。

實際上,索利斯在建立Blueliv前,就曾赴美國“取經”,并出席過關于計算機安全系統發展趨勢的會議。這一切在后來都成了其靈感源泉。

另一方面,索利斯表示,網絡犯罪分子組織性很強,從他們那里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他們并不是互聯網盜竊團伙這么簡單。在他們背后,往往有經濟或政治利益的驅使。”因此,要一直追蹤他們在網上的行蹤,觀察他們如何發動攻擊……這一切都是學問。

與此同時,分享與合作也至關重要。

cso.computerworld網報道,目前,索利斯開始與各種反網絡犯罪的企業合作。他表示:“對于那些已經形成規模的網絡犯罪分子,唯一的打擊辦法就是相互合作。”而且,這種方式一定是非利己主義的。比如,2017年,加密型勒索軟件兼蠕蟲病毒WannaCry出現時,他就曾在Telegram(跨平臺的即時通信軟件)上建立公開和私密群組,與大家一起探討問題的解決,如果有人遇上問題,就能在第一時間聯系上專家,從而加快研究效率。

?怎面融資難題?“這也是創業者的動力”

在全球各地創業,如何融資都是創客們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在西班牙更是如此。

索利斯表示,他的競爭對手幾乎都來自美國,對手們的資金籌集往往都是2500萬美元(約合2192萬歐元)、5000萬美元甚至上億美元。雖然籌集資金的任務很艱巨,但這恰恰也是創業者們的動力。“全世界都可以與我們競爭,但沒人能有我們這樣的干勁。”

在其不懈的努力下,Blueliv于2014年初,獲得來自Telefónica Ventures、 Kibo Ventures、 Roger Casals三家公司的250萬歐元資金,用于全面完善產品和將產品國際化。一旦有了資金,一切就好辦了。到2017年,該公司已擁有來自全球15個國家(美國、西班牙、法國、德國等)的約70個客戶。

聚焦企業差旅市場 外國創客在巴塞羅那獲得成功

在西班牙,不少來自其他國家的創客同樣登上了科技創新的舞臺。

?布局企業差旅市場 公司落戶巴塞羅那

《先鋒報》報道,以色列人阿維梅厄(Avi Meir)和薩爾瓦多人哈維爾·蘇亞雷斯(Javier Suárez)多年前曾在Booking.com(荷蘭阿姆斯特丹)工作。

他們后來發現,所有的在線旅行社提供的服務都只針對游客,卻從沒把眼光投向企業差旅市場。

2015年,在該領域發現商機的兩人決定在國際大都市巴塞羅那建立TravelPerk差旅預訂平臺,并于今年遷址至當地知名的阿格巴塔樓(Torre Agbar,后改名為Torre Glòries)。

阿維梅厄曾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和英國波士頓生活和工作過。他表示,公司最終落戶在巴塞羅那,主要是因為該市作為信息技術樞紐,具有巨大發展潛力。

?融資總額已達7350萬美元

在有了發展企業差旅市場的構想以后,2016年,阿維梅厄和蘇亞雷斯積極參加以聯結創業公司為主題的4YFN(4 Years From Now)創新系列活動,在創新峰會上汲取新知識,與全球的初創公司以及投資人建立聯系。

2017年,他們帶著“新鮮出爐”的產品再次參與該活動,并有了屬于自己的展位。在回憶自己的“青蔥歲月”時,他們表示:“那是當時最小、最便宜的,也是我們當時所能負擔得起的。”就在那里,他們的企劃獲得了第一個客戶和投資人的賞識。

目前,Travelperk已經為企業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可預訂庫存”,是歐洲增長最快的服務軟件(software as a service,簡寫:SAAS)公司。截至2018年10月,其融資總額達到7350萬美元,吸引了許多差旅預算超過1000萬歐元的大企業客戶,年收入增長700%。

?創業“藍海”

下一個創業大國:西班牙因何受創客歡迎?

創客們在西班牙獲得的成功,與該國近年來在科技創新領域的投入不無關系。

?“西班牙有望成為下一個創業大國”

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obile World Capital Barcelona,簡寫:MWC)制作的《2019年創業生態環境概況》分析稱,西班牙將繼續成為受創業者歡迎的目的地。巴塞羅那和馬德里因為擁有大量的初創企業而成為創業的前沿城市,瓦倫西亞和畢爾巴鄂有望成長為新的創業中心。

西班牙經商處電子發展部秘書弗朗西斯科·德·寶拉·保羅(Francisco de Paula Polo)稱,西班牙確實有望成為下一個創業大國。“我們已經開始付諸行動了。如果政府方面能夠支持創業,我們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我們仍需要繼續打造一個能夠與其他經濟伙伴協作的創業生態環境。這會讓社會分化變小,讓每個人都能跟隨國家共同發展。”

“我們在高科技領域,如VR、移動工具、游戲和生物科技方面發現了優秀的創業項目。除此之外,創業公司還著眼于全球的新市場,創造出許多超出預期的產品。”巴塞羅那世界移動大會的創新平臺4YFN的會務總監Pere Duran稱。

?如何成科創“熱土”?投資、人才十分充足

在專業開發者數量的增長方面,與2017年相比,2018年西班牙的增長率為15.1%,略低于排名第一的土耳其(16.5%)。按照絕對數值排序,巴塞羅那在歐洲城市中排名第二,共有7.25萬個專業開發者。

在西班牙馬德里和巴塞羅那工作的高級軟件工程師平均年薪為4萬歐元,比意大利(3.8萬歐元)、葡萄牙(3.3萬歐元)高,較法國(5.7萬歐元)、愛爾蘭(6萬歐元)、德國(6.1萬歐元)、倫敦(6.4萬歐元)、紐約(11萬歐元)和舊金山市(12.9萬歐元)低。

然而,西班牙仍然受到高技術人才的青睞。風險投資公司Atomico與領英共同研究發現,西班牙是歐洲高科技人才選擇移居的第三大國家,僅落后于英國和德國。西班牙在非歐洲的高科技人才中也十分受歡迎。同時,西班牙還是歐洲重要的人才輸出國家,向其他歐洲國家輸送了7%的高科技人才,向非歐洲國家輸送了4.3%的高科技人才,在歐洲范圍內排名第四。

研究報告顯示,自2013年起,對西班牙科技公司的投資持續增長,并于2018年突破10億,達到13.12億歐元。融資金額較2017年也有所增長,西班牙多個創業企業得到高于1億歐元的融資。

總而言之,西班牙的初創企業數量呈持續增長的態勢,西班牙對高科技人才有較強的吸引力,但西班牙創業環境和初創企業的發展還依賴于政策制定者和政府的扶持。

鏈接:冀人工智能成經濟主要增長點 西政府發布發展戰略

除了有優良的科創環境外,西班牙政府近日推出的一項戰略也料將為創客們提供更多機遇。

新華社報道,西班牙政府4日在該國南部城市格拉納達發布一份人工智能發展戰略。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和西班牙科學、創新和大學事務部大臣佩德羅·杜克出席發布活動。西班牙政府在該活動的公報中說,西班牙需要與歐洲各國一起努力,共同推進開發人工智能這一對經濟社會發展意義重大的技術。另一方面,如果人工智能被不正當地利用,可能會產生一些道德困境。政府的責任之一就是關注人工智能應用的道德問題,避免其在各應用領域產生負面后果。

這份《西班牙人工智能研究、發展與創新戰略》認為,最優先事項是建立一個有效的機制,以保障人工智能的研究、發展、創新,并評估人工智能對人類社會的影響。

另據北京《經濟日報》報道,普華永道近期發布的《2018年西班牙人工智能現狀與展望》報告稱,半數以上的西班牙大型企業正在應用某種人工智能來幫助生產經營,但其中46%的企業仍處于測試或嘗試探索階段。

受訪西班牙企業認為,使用人工智能技術最大的阻礙在于缺乏專業技術人才(19.1%)、缺乏成熟清晰的商業模式(16.4%)、改變企業文化帶來的沖擊(13.1%)和沒有強力領導層推動(12.3%)。

不過,桑切斯近日表示,人工智能是“未來國家經濟主要增長點之一”,西班牙政府接下來將建立一個機構專門負責人工智能發展,也將通過法律更好地促進科學機構和科技人才發揮潛力。

馬德里和巴塞羅那 哪里才是創業“熱土”?

在西班牙當一名科技創業,哪個城市才是創客們的“熱土”?連續多年舉辦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的巴塞羅那在科技創新方面頗具活力,但后來居上的馬德里的潛力也不可小覷。

《國家報》報道,近幾年,科技創業公司在西班牙多個城市涌現,其中,巴塞羅那被評為2018年世界十佳最具活力的城市,馬德里盡管排在歐洲創業活力城市的第二梯隊,但5年來,馬德里的創業公司數量一直在快速增長。《2019年創業生態環境概況》則顯示,2018年馬德里的創業公司共有1235家,它們獲得了約3.42億歐元的投資,5年內,該數字增長了6000萬歐元,這刷新了馬德里的歷史記錄。

《2018年歐洲科技發展狀況的調查報告》的數據顯示,馬德里擁有11.18萬個IT開發人員,在歐洲排名第7位,這些人不僅在創業公司工作,還進入大型跨國企業的技術部門工作,這為馬德里的科技創新領域增添了活力。

在西班牙境內,僅僅擁有1197家創業公司的巴塞羅那在2018年仍收獲了8.71億歐元的投資,幾乎是2017年兩倍。自2014年以來,巴塞羅那在創業公司的資金投入方面已經連續多年打敗了馬德里。專家稱,這是因為馬德里進入科技創業領域較晚,且創業公司規模較小,因此,馬德里的科創公司獲得的投資規模也相對小,而巴塞羅那在20世紀90年代時便開始了科技創業。

但是,西班牙這兩個主要的科技中心之間存在極強的協同作用,如:馬德里Kibo Ventures風險投資基金會共有52個投資項目,其中21個項目所在地為巴塞羅那;另一家西班牙基金會Seaya在兩個城市之間投資項目的數量和額度也非常平衡。將兩座城市的創業數據相加,西班牙似乎能被視為超級“創業國家”。

巴塞羅那已連續多年舉辦世界移動通信大會。圖為一名參觀者今年2月在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體驗VR游戲。 (圖片來源:新華社資料圖)

?初創之殤

媒體:僅有15%的初創公司存活下來

然而,西班牙科技創新的巨大潛力無法掩蓋這樣一個事實:啟動初創公司的風險巨大,特別是在市場規律的波動下,引入某些新穎的商業模式時,簡介成本相當高。西媒稱,在這種背景下,僅有15%的初創企業能夠存活下來。

西班牙《經濟學人報》報道,于2014年成立的致力于生物醫學工程的初創企業TBIOM指出,以技術手段為依托的初創公司,失敗的原因有5個:

缺乏培訓機制。TBIOM合伙人兼經理海梅·帕盧(Jaume Palou)認為,在企業初創階段的形成與發展階段,團隊成員缺乏獨立的創業勇氣,其中一個可能是,他們作為創始人,其實是缺乏經驗的。

投資人對大量創業者的“厭惡”。通常而言,初創企業都會尋找有投資意向的銀行或風投基金作為投資方。然而,由于出現大量初創企業者的志大才疏導致的失敗案例,投資方對“砸錢培養企業”的行動相當謹慎,不愿隨意出手。

APP泡沫。在企業初創階段,以低成本開發APP引流來創建社交平臺是一個不錯的方式,很有可能在短期內獲取高額利潤。然而,這種辦法已經相當普及,即便有一定含金量的APP,其價值也被市場中平庸的同質APP消解,所以,在當下,開發APP已經不能代表一個真正有價值的創業項目。

“活少、錢多”的創業項目不存在。當下,天使投資人的數量不少,其中不少人愿意提供資金和經驗指導,讓創業者選擇最輕松的盈利項目,但這不可能讓初創企業在競爭激烈的創業大潮中脫穎而出。

投資成本過高。優質的初創項目需要大量技術支持(程序員、設計師的技術支持等),這就讓操作的復雜性變得相當高,在這樣的情況下,初創人員在技術產品生產階段對資金的需求不斷高漲,導致投資方的投入不斷增加。由于成本高昂,不少優質的初創項目最終夭折。報道稱,TBIOM表示,上述障礙導致初創人士將60%的時間用于籌集資金及管理,這導致他們的創業項目執行效率低下。

探因:教育制度不完善、融資困難成阻礙

有分析稱,教育制度存在的不足及融資困難是西班牙創客面臨的主要障礙。

西班牙《國家報》報道,相當多的專家和青年企業家一致認為,失敗的創業人士如此之多,首要原因就是缺乏創業技能,這和西班牙教育體制和教育文化密切相關。

24歲的人力資源咨詢公司Humanup Lab主任、Dynamis學術期刊顧問安德列阿·薩比奧(Andrea Sabio)表示,他這一代人親眼目睹了父母那代人因經濟危機、社會因素而失業,他們有強烈的危機意識,然而教育制度、教育文化對年輕人創業提供的幫助不多。

“我們在小學、中學與大學里學到的東西與創業無關,或者根本反對創業。此外,從18歲至25歲這個年齡段,政府或民間機構沒有提供任何有關創業的獎學金。”薩比奧說。

2015年,谷歌園區(Campus Google)馬德里校區成立,在園區的聯合辦公空間里,每人一臺筆記本電腦,或各自工作、或團體討論。28歲的巴勃羅 ·波斯蒂戈(Pablo Postigo)是致力于為博客和新聞網站引流的科創公司Frontity的創始人,2015年,他和他的團隊帶著研究成果尋找了數位潛在投資人,最終獲得40萬歐元融資。

波斯蒂戈說:“我的確獲得了一定意義上的成功,這是建立在幫助別人成功基礎上的。我和團隊成員現在主要就是幫助新聞網站引流,提高他們的收入。”

“在聯合辦公空間里,我見到太多有好想法的年輕人了,他們和我此前一樣,不斷試圖突破阻礙創造未來。”波斯蒂戈說:“但在西班牙,一名年輕人至少需要3000歐元來注冊公司,項目平均啟動時間為13天,而在英國僅需4.5天就可以開始了,而且不用花一分錢。”

谷歌園區馬德里校區負責人瑪麗亞·本胡梅亞(María Benjumea)說:“西班牙法律規定,投資者只有投資新公司時才能免除20%的個人所得稅,這項減稅補貼有利于初創企業初期,并不會對長期發展提供持續動力。這就是我們與美國硅谷最大的區別,在硅谷,政策制定者及投資人對初創企業有著無條件的承諾和支持。”

(編輯:夏瑩)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